欢迎来到福建体彩网官网【真.怡情博娱】

30年专注于福建体彩网的生产

经验丰富,专注福建体彩网

全国咨询热线

400-0561655
主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首先要把桥架起来” 乔晓阳解释人大释法背景

  中新网4月6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有关规定的解释备受关注,为什么人大常委会选择这个时候进行主动的释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今天下午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介绍了释法的相关背景。

  乔晓阳说,人工委副主任李飞在向人大常委会关于释法的说明当中有两句话,一句是目前香港社会对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有关规定存在不同的理解和认识。还有一句话,根据部分全国人大代表的建议,委员长提出了释法的草案。

  “这两句话就是一个背景,”乔晓阳又对这两句话进行了解释。他说,去年下半年以来,对两个产生办法(注:指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在2007年以后是否要修改,怎么修改,在这个讨论当中有各种各样的理解和认识,而且分歧比较大。比如2007年以后,包不包括2007年?这就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解。有说包括,有说不包括,如果说不包括,2007年就是老办法,就没有要改的问题,所以这个不理解清楚是不行的,不统一认识也是不行的。再比如2007年以后如需修改,有的解读认为是必须修改,也有人认为可以修改,也可以不修改,可以小改,也可以大改,认识也不一致。再比如修改两个产生办法,有的认为只要香港本地立法就可以解决,但也有人认为,要动用基本法第159条修改基本法的程序。这两个差别很大,一个是本地立法,一个是159条修改基本法的程序,分歧很大。还有就是改不改这两个办法都是特区的事情,没有中央什么事。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因为是中央最后要批准,所以中央最后才参与。立法会产生办法只要向中央做一个备案,没有中央什么事情。

  乔晓阳说,政制发展讨论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讨论出2007年以后改不改,怎么改,按照什么程序改。在这个基本的问题上,争拗不止,影响到政制发展下一步付诸实施。

  他打比方说,这就像我们要过一条河,大家讨论怎么过河,首先要把桥架起来。面对这个桥的图纸,各有各的说法,看不太清楚。这个时候,图纸的设计师出来了,把不够清楚的地方给描清楚、写清楚,这样大家齐心协力把这个桥架起来,就能过河了。否则讨论来讨论去,河还是过不去。

  乔晓阳说,此次对修改程序的释法起到的作用在于:它有助于推进香港的政制发展,沿着基本法规定的轨道进行。部分全国人大代表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建议人大常委会释法。他们提出,人大常委会作为宪法赋予法律解释权的机关,既有这个权力,相应也有这个责任,再不释法,任其这样争论下去,已经影响到香港的社会稳定,影响到经济的恢复,分散了社会的精力,他们建议越快释法,越有利于政制法制讨论健康的进行。

  乔晓阳说,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全国人大常委会考虑到未来香港政治体制的发展,关系到“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的贯彻实施,关系到中央与香港特区的关系,关系到香港各阶层、各界别、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到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因此,人大常委会行使了宪法赋予的法律解释权。

  乔晓阳强调指出,人大常委会有权释法,这一点没有争议。但是在香港回归6年多来,人大常委会非常慎重地行使对基本法的解释权,非常小心地对待这个问题。可以说,“不到万不得已,人大不会出手”。1999年6月,人大常委会作过一次对基本法的解释,那是面对着将有167万内地的人能够成为香港永久性居民,那会对香港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得不作出关于基本法的解释,把基本法第24条不够清晰的地方给解释清楚,从而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完全是为了香港好,”乔晓阳说,这次同样也是如此,去年“七一”以来,中央始终高度关注香港局势的发展。在政制讨论争论不断当中,有一种声音要把这场政制发展的讨论扭向偏离于基本法的方向。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国人大常委会不得不作出这次解释。

  中新网4月6日电 正在召开的国新办介绍香港基本法解释情况记者会上,有香港记者提问:有人认为,这不是解释基本法,其实是一个修改,是在政制发展当中多加一重阻碍。如何看待这个意见?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副秘书长乔晓阳回答说:我也注意到香港有舆论对这个问题有所担忧,认为不是释法,是“变法”。乔晓阳说,这次释法是明确具体含义,因为含义本来就是在条文当中,只是把它解释清楚而已,所以不是“变法”。

  他举了199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曾经作过的关于国籍法在香港特区实施的几个问题的解释以及1999年对基本法第22条、24条的解释两次释法的例子说,释法不等于修改,释法是“1+1=1”,修改是“1+1=2”。释法就必须忠于立法的原意。

  中新网4月6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今天下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回答外国记者提问时表示,普选特区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区基本法确定的最终目标。现在一步一步往前走,正是向着这个目标推进。

  乔晓阳说,基本法的第45条中的内容是关于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那里面提到了几个原则:第一,要从香港的实际情况出发;第二,普选长官是基本法确定的最终目标。他指出,现在一步一步往前走,正是向着这个目标推进。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今天上午闭会,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

  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行政长官产生的具体办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规定。

  中新网4月6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有关规定的解释备受关注,为什么人大常委会选择这个时候进行主动的释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今天下午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介绍了释法的相关背景。

  乔晓阳说,人工委副主任李飞在向人大常委会关于释法的说明当中有两句话,一句是目前香港社会对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有关规定存在不同的理解和认识。还有一句话,根据部分全国人大代表的建议,委员长提出了释法的草案。

  “这两句话就是一个背景,”乔晓阳又对这两句话进行了解释。他说,去年下半年以来,对两个产生办法(注:指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在2007年以后是否要修改,怎么修改,在这个讨论当中有各种各样的理解和认识,而且分歧比较大。比如2007年以后,包不包括2007年?这就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理解。有说包括,有说不包括,如果说不包括,2007年就是老办法,就没有要改的问题,所以这个不理解清楚是不行的,不统一认识也是不行的。再比如2007年以后如需修改,有的解读认为是必须修改,也有人认为可以修改,也可以不修改,可以小改,也可以大改,认识也不一致。再比如修改两个产生办法,有的认为只要香港本地立法就可以解决,但也有人认为,要动用基本法第159条修改基本法的程序。这两个差别很大,一个是本地立法,一个是159条修改基本法的程序,分歧很大。还有就是改不改这两个办法都是特区的事情,没有中央什么事。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因为是中央最后要批准,所以中央最后才参与。立法会产生办法只要向中央做一个备案,没有中央什么事情。

  乔晓阳说,政制发展讨论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讨论出2007年以后改不改,怎么改,按照什么程序改。在这个基本的问题上,争拗不止,影响到政制发展下一步付诸实施。

  他打比方说,这就像我们要过一条河,大家讨论怎么过河,首先要把桥架起来。面对这个桥的图纸,各有各的说法,看不太清楚。这个时候,图纸的设计师出来了,把不够清楚的地方给描清楚、写清楚,这样大家齐心协力把这个桥架起来,就能过河了。否则讨论来讨论去,河还是过不去。

  乔晓阳说,此次对修改程序的释法起到的作用在于:它有助于推进香港的政制发展,沿着基本法规定的轨道进行。部分全国人大代表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建议人大常委会释法。他们提出,人大常委会作为宪法赋予法律解释权的机关,既有这个权力,相应也有这个责任,再不释法,任其这样争论下去,已经影响到香港的社会稳定,影响到经济的恢复,分散了社会的精力,他们建议越快释法,越有利于政制法制讨论健康的进行。

  乔晓阳说,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全国人大常委会考虑到未来香港政治体制的发展,关系到“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的贯彻实施,关系到中央与香港特区的关系,关系到香港各阶层、各界别、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到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因此,人大常委会行使了宪法赋予的法律解释权。

  乔晓阳强调指出,人大常委会有权释法,这一点没有争议。但是在香港回归6年多来,人大常委会非常慎重地行使对基本法的解释权,非常小心地对待这个问题。可以说,“不到万不得已,人大不会出手”。1999年6月,人大常委会作过一次对基本法的解释,那是面对着将有167万内地的人能够成为香港永久性居民,那会对香港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得不作出关于基本法的解释,把基本法第24条不够清晰的地方给解释清楚,从而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完全是为了香港好,”乔晓阳说,这次同样也是如此,去年“七一”以来,中央始终高度关注香港局势的发展。在政制讨论争论不断当中,有一种声音要把这场政制发展的讨论扭向偏离于基本法的方向。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国人大常委会不得不作出这次解释。

  中新网4月6日电 正在召开的国新办介绍香港基本法解释情况记者会上,有香港记者提问:有人认为,这不是解释基本法,其实是一个修改,是在政制发展当中多加一重阻碍。如何看待这个意见?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副秘书长乔晓阳回答说:我也注意到香港有舆论对这个问题有所担忧,认为不是释法,是“变法”。乔晓阳说,这次释法是明确具体含义,因为含义本来就是在条文当中,只是把它解释清楚而已,所以不是“变法”。

  他举了199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曾经作过的关于国籍法在香港特区实施的几个问题的解释以及1999年对基本法第22条、24条的解释两次释法的例子说,释法不等于修改,释法是“1+1=1”,修改是“1+1=2”。释法就必须忠于立法的原意。

  中新网4月6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今天下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回答外国记者提问时表示,普选特区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区基本法确定的最终目标。现在一步一步往前走,正是向着这个目标推进。

  乔晓阳说,基本法的第45条中的内容是关于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那里面提到了几个原则:第一,要从香港的实际情况出发;第二,普选长官是基本法确定的最终目标。他指出,现在一步一步往前走,正是向着这个目标推进。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今天上午闭会,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

  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

  行政长官产生的具体办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规定。